北漂漫记

[北漂漫记]朝圣之旅:过往与明日

落俗的人往往珍存着青葱岁月的存证,有的是锈迹斑驳的铁盒,也有的是吱呀作响的木箱,蒙盖暖色调的尘埃,藏满弥足珍贵的旧物。对待过往,起先免不了幼稚劲造成的尴尬,甚至恨不能与之老死不相往来,而后却日益珍视,渐渐微醺于那风过无痕的青涩陈酿。

中学时期的青葱岁月遗留在置物架上的“黑匣子”中,暂且不论是否真的能有黑匣子那般坚不可摧,至少在“黑”的维度上达到标准。当然这只“黑匣子”并未因意外事故而遭到封存调查,当下的生活依旧不止地为之添砖加瓦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戒指、Discuz!论坛定制的优盘、杭州亚运会英雄联盟项目的纪念书签,“只有颜值没有储值”的借记卡,在此码放得整整齐齐……

在不堪回首的往日我们热切地期盼明日,而时至明日却又满怀慨叹地回望昨日。实体和文字都是记忆的载体和存在的证明。在《爱情公寓》里,曾小贤借购置西服之机想在照片墙上留下足迹,或许对于这类渴望流芳千古的咸鱼而言,摆脱无人问津的悲惨境况是毕生夙愿。

但怀旧主义者也不乏心智单纯的,没有这般的狼子野心,只是想晚年有些可供翻阅的回忆录而已。三年前在暑期学堂结业时写下短句,即便是时过境迁,仍旧堆在压箱底的故纸堆中不肯抛去。

天灾不由人所定,昼夜重相催光阴。
骋月牧阳气干云,不蔓不枝香益清。
骏马驰郊诚昭天,连心同德为人杰。
钟灵毓秀人如镜,恍惚回首忽已暝。
学浅才疏技艺平,无三两技惹欢心。
朋呼伴引急欲行,且行且定不得停。
泪泉寒彻心中凝,遗憾随波逐流云。
冀君共勉生羽翼,来年一化北冥鱼。
龙蟠凤栖百鸟鸣,聚首再歌燕园情。

时值疫情横行,只得在省内参加暑期学堂活动,即便如此,回想起仍觉得有些温热的感触。井底之蛙的朝圣愿望是这般迷狂热烈,站在路口的中程回望当初的选择依旧是义无反顾的决绝。对于南方人而言,“一路向北,无问西东”应该是绝佳的学业宣言,似乎是当初没想到,寥寥写下了“从南昌到北京,上大学吃小吃”,颇具戏谑口吻,没有什么文艺范,也欠缺浪漫气息。

删减掉高考前后奔忙的日子与繁复勾心的利益纷争,温存的光芒依旧使得中学时代的流金岁月闪烁耀眼:应试教育的枷锁与升学压力的阴翳渐渐变得轻忽无感,镣铐下的舞步翩翩而起,在自信的日子里坚如磐石,在自由的岁月里空灵如歌。

在命运的安排中选择道路,在选择的道路上相信命运。

北京是稳定的城市,也是平淡的城市。南方的雨露很少光顾于此,风尘与雾霾间歇肆虐。辣味寄居的味蕾常常在平淡的清汤寡水中回忆乡愁,而干燥的唇口又不得不用大量的饮水来安抚。北京显然算不上宜居城市,而更多只是朝圣之路上的驿站,此后总有着接连不断的目的地,直至倦怠时,抵达安置生活的栖所。

“拉萨-北京-纽约”,《塔洛》中的朝圣之路,中国人在走着,塔洛在走着,我也在走着。人生的历程自始至终都以认知与祛魅为线索。旅途的中程难免迷茫的困顿,也难免在接二连三的“三观地震”下摇摆不定。前路以可能给人以力量,来路以过往给人以慰藉——

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。

「O ever youthful, O ever weeping.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