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言

剧场独白

序言

漂浮游弋的生命体,
另辟蹊径的异教徒,
对四起的狂风穷追不舍,
散漫无边的闲云野鹤,
自作自受的孤独患者,
以风暴凝铸魂灵与内核。

文字在固化感受的片刻,也将精神刹那的存在状态嵌入其中,繁复的笔画堆叠交错出自我能够得以投射的客体,流变的文字就同人的千面般的诡谲不定,当场下空无一人时,文字构成自言自语的独白,转而在众宾喧哗时升华为壮阔的宣言,不断编织的时空尺度叙写起自传的镜鉴,在生命线遭到裁断时用挽歌与悼词安息终结。

过客与归人

倘若我们当中哪一位偶尔与人交交心或谈谈自己的感受,对方无论怎样回应,十有八九都会使他不快,因为他发现与他对话的人在顾左右而言他。他自己表达的,确实是他在日复一日的思虑和苦痛中凝结起来的东西,他想传达给对方的,也是长期经受等待和苦恋煎熬的景象。对方却相反,认为他那些感情都是俗套,他的痛苦俯拾即是,他的惆怅人皆有之。
——加缪《鼠疫》

链接树

「11.TN」拾遗塘鸟 | 突尼斯候鸟
「HH.EE」涸河 | 见闻录
「HH.HN」浩浩虹霓 | 明日颂
「MM.MR」茫茫明日 | 彷徨曲
「BBBB.BB」流璧 | 巴多国遗物
「HANX.IN」晗昕 | 序幕
「HANXIN.DE」函薪 | 集散点
「JILIU.NET」激流 | 激扬奔涌

信鸽

「Hannchin」微信 | 海中陆地
「BB@BBBB.BB」邮件 | 二四二号信箱
「Trockenfluss」微信公众号 | 涸河

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五日 编写
二零二四年二月六日 更新
二零二四年二月二十六日 更新